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主页 > 白小姐开奖结果 > 正文阅读

少儿编程如何才能驶向新“蓝海”

发表日期:2019-08-12 05:02  作者:admin  浏览:

  近年来,越来越多的家长将未来竞争力作为孩子的重要培养目标。少儿编程作为STEM(集科学、科技、工程、艺术与数学为一体)多学科综合教育理念的具体体现,受到了机构和家长的欢迎。某咨询机构发布的《中国少儿编程行业研究报告》认为,随着未来政策利好、教育理念演化,少儿编程市场将在5年内从目前的30亿元至40亿元的市场规模扩大到300亿元。在业内,少儿编程被称为当前教育培训市场的新“蓝海”。

  这个暑假,除舞蹈、绘画、乐器等传统培训课程外,少儿编程课成了家长的“新宠”。目前,家长们为孩子报名少儿编程培训的主要目的以思维训练和尝鲜为主。不少专家表示,青少年学习编程裨益良多。

  少儿编程都学些什么?作为教育培训领域的新“蓝海”,行业现状如何?少儿编程学习呈现了哪些趋势和特点?近日,中国教育报记者走访了多家教育培训机构,采访了部分家长和专家。

  乐高机器人编程,空间构建大颗粒、小颗粒,单片机,软件编程……走访中记者发现,国内少儿编程课程种类相对丰富,可以满足3至18岁少年儿童不同层次的学习需求。为了满足学生参加国内外各种编程赛事的需求,不少机构还开设了专门的竞赛培训班。

  “我孙女很喜欢来这上课,她和同学、老师玩得很好。”在北京西城某少儿编程培训机构里,等着接4岁孙女的赵大爷说。曾参与撰写《中国少儿编程行业研究报告(2018)》的艾瑞咨询分析师宓轶倩表示,目前少儿编程的课程内容比较简单,“针对低龄孩子的课程内容主要通过游戏进行,娱乐性趣味性强”。

  课程体系不完善、学习效果评估体系缺乏一直是少儿编程培训广受诟病的地方。北京师范大学新闻传播学院教授、长期从事计算传播学研究的吴晔表示,低龄儿童学习编程的前提条件是,课程设置应当符合儿童认知发育规律,而不是随意设置课程。核桃编程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曾鹏轩表示:“很多企业直接照搬国外的少儿编程教材,但国外的课程体系并不完全适用于国内青少年。”

  此外,对少儿编程教学效果的评价体系尚未形成。今年,中国电子学会启动了全国青少年软件编程等级考试项目,是首个在全国层面针对青少年机器人软件编程能力水平的社会化评价项目,项目标准仍需进一步推广。

  虽然培训机构都在强调自己引入了诸如CSTA(国际主流计算机科学教育标准)等完善、规范、科学的评估体系,但曾鹏轩表示:“与传统的学科学习可以用考试成绩等衡量学习结果不同,少儿编程教育重在提升青少年的逻辑思维能力。思维能力的训练其实很难用明显的教学成果来体现。”

  “做少儿编程教育对老师的要求不低。既需要懂编程,也需要了解少儿学习和认知的规律,而现实情况是,懂少儿教育教学的不一定懂编程,懂编程的又大部分供职于薪资更高的互联网企业。”曾鹏轩说,“因此少儿编程师资短缺比较严重,而且地域分布很不均衡。”

  尽管多家机构强调自己的培训老师普遍具备计算机学习背景,并且会经过严格的岗前培训,但与快速扩张的少儿编程培训市场相比,既掌握少儿教育教学知识又了解编程的老师仍旧稀缺。限于师资不足,经过短暂培训后,一些机构只能要求老师熟悉课件即可。“90%的老师都是新手。”深圳第二课堂机器人教育创始人曹胜标在采访中表示,在一些面向低龄儿童的、以玩为主的少儿编程课程中,老师自己一边学习一边教的现象比较普遍。

  目前,大多数少儿编程培训机构盈利情况并不可观,“整个少儿编程市场依然处于市场培育期,大多数机构都是烧钱在做。”曹胜标表示,“此外,机构还得在销售、场地、设备上进行投入。”据了解,在此背景下,少儿编程培训老师的工资并不高。以线下少儿编程某头部企业为例,在武汉招聘的少儿编程老师月薪为5000元;而另一家少儿编程的头部企业深圳员工的月薪为8000元。

  吴晔认为,中小学生学习编程意义重大,“这不仅是因为未来编程应用广泛,更因为计算机思维是同数学思维、物理思维一样重要的基础思维能力”。北京市第十九中学学生发展处副处长郑予东在对学生学习编程的效果进行观察后,认为“对孩子的逻辑思维训练确实很有帮助”。自2017年国家对普通高中课程大纲进行改革,人工智能等内容成为选择性必修模块后,该校的Python(一种编程语言)课已经开设了近两年。

  在某机构报名单上的“学习目的”一栏,十几位家长中就有3人写下了“升学”。2018年,浙江省将编程(Python)纳入高考七选三考查科目,北京、山东等也将编程基础知识纳入高考新课标内容。当下,不少中外名校更加看重学生STEM教育背景,对于信息学奥赛获奖选手开启录取绿灯。

  多家少儿编程培训机构的老师也表示,近年来为孩子升学、留学来报名的家长越来越多了,“小学高年级及以上的孩子来上课,更多出于升学的考虑”。

  虽然通过信息学竞赛梦圆名校的依然是少数,但是对技术知识的焦虑以及培训机构对这种焦虑的捕捉、扩大,进一步强化了这种功利趋势。

  记者发现,多家机构的宣传手册都在显著位置强调了学习编程对孩子考试、升学、就业带来的优势。“别让孩子输了未来”“人机时代,必须让孩子学会与机器对话”“参与国内外赛事赢得中高考等升学竞争”“参加信息学奥赛,低分也有机会上名校”……这些言说具体利好的宣传招徕向家长们挥舞着热情之手。

  从目前的发展趋势来看,不少专家担忧,随着编程知识被广泛纳入评价体系,编程学习会出现过分的热度,成为压在孩子身上的新负担。“这和鼓励全民参与奥数一样,是极其不合适的。偏离了培养编程思维这一基础能力的初衷。”吴晔表示,“兴趣学习应当是第一位的,不应将编程学习变成学生的压力和包袱。”

  为应对即将到来的人工智能时代所带来的巨大挑战,近年来,国家大力推动人工智能教育发展,先后出台了《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促进新一代人工智能产业发展三年行动计划(2018—2020年)》《高等学校人工智能创新行动计划》等重要文件。整体上形成了人工智能教育从发达地区先行试点再到全国逐步推广、从高等教育先行再到义务教育逐渐普及的格局。

  业内人士预测,少儿编程市场将在5年内从目前的30亿元至40亿元的市场规模扩大到300亿元。相比美国等发达国家,中国的少儿编程市场还未爆发。以专门针对少儿的编程语言Scratch为例,在美国,这一市场的渗透率达到了44.8%,而中国仅为0.96%。

  “少儿编程还是一个规模很小的教育细分市场,还处在探索发展的阶段,在外界认知、政策监管和行业规范上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宓轶倩说。不同于少儿英语、少儿美术等已经有稳定共识的素质培养,很多家长其实并不了解少儿编程。“少儿编程该不该学?几岁学?去哪个机构学?对于少儿编程,家长们的认识其实很模糊”。

  面对学龄前儿童学习编程是否过早这一关键争议,某少儿编程机构的杨老师表示,“教育的基准线一直在上升,这并不超前。咱们30多岁才可能接触的东西,现在的小孩10岁或者更小就会了。”吴晔也表示,学龄前儿童学习编程并不算早,“什么时候学习‘1234’‘ABCD’,什么时候就可以学习编程。”不过他表示:“这有重要的前提条件,那就是课程学习必须符合儿童的认知发育规律,这在当下其实是很难做到的。”

  面对当前局部热度攀升的少儿编程市场,专家呼吁,要给予更多的耐心、时间和规范管理。“这一市场毕竟还很‘幼小’,存在很多不规范的地方,需要给它时间成长,也需要给政府更多的时间去规范。”宓轶倩表示。